记者调查:从脏到“净” 餐饮店桌布洗涤的来龙去脉

手机浏览
2019年06月19日 18:45      来源:看度新闻

前段时间,我们接到市民肖先生的来电,他说自己在上班途中经常会看见一辆拉满废旧布料的金杯车往城外驶去,肖先生怀疑,这些布料会被运到黑作坊制成黑心棉后再流入市场。

接到肖先生的来电后,记者也立即展开了调查。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发现,这一车又一车的布料,竟然循环往返于成都多家知名餐饮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从肖先生提供的这张照片来看,这辆车牌号为川A7V3H9白色金杯车的确经过了改装,后排座椅被拆除后形成了一个直通的货厢。那么,这辆金杯车将开向何处,这些颜色看起来陈旧的布料又将作何用途呢?根据肖先生提供的信息,经过连续两天的蹲守,记者终于在北二环高架上发现了这辆金杯车的踪迹,此时,车内已经装满了东西。 

近距离观察后,记者发现肖先生口中的废旧布料疑是酒店床单和饭店桌布之类的东西。一路向北,这辆金杯车行驶在出城方向的道路上,突然,这辆车驶离了大路,开上了小路。 连续走了约十公里村道,这辆金杯车进入了广汉市南兴镇双龙村,而就在这条村道的一个拐弯处,金杯车消失在了记者的视线当中。消失点附近的村道有好几个岔口,记者搜寻了一番,一个名为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的工厂进入了记者的视线,这辆金杯车会在里面吗? 

记者刚一进入厂区南侧道路,就迎面碰上了这辆金杯车。 记者看到,这辆金杯车是从右前方的一间厂房开出来的,此时车厢是空的,看来已经卸完货了。 记者走进了这间厂房,看到靠门口的区域里几名工人正在将成堆的桌布分类折叠。一名工人说,这间厂房是老板租来做洗涤生意的,他们并不是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记者环顾厂房四周,没有看到任何关于企业资质的说明。 

工人说,不同颜色和形状的桌布来自不同的店,打包好的桌布会在第二天凌晨送往位于成都市区的各家餐饮店里。 这名工人口中来自几家知名餐饮店的桌布究竟是如何清洗的呢?记者继续往厂房里走,空气里弥漫着臭味,桌布混杂着鱼骨虾壳被堆放在污水横流的地面上,而最下层的桌布就直接浸泡在地面的污水当中,还有不少苍蝇在飞来飞去。 

在洗涤区域,靠墙安装的一排罐装设备就是清洗机,记者观察后发现,每当有脏桌布放进清洗机后,一名中年男子都会提着一个桶走向厂房右侧的墙角,从一些袋子里舀出一些白色粉末,再加水稀释。 记者走近发现,堆放在墙角是氢氧化钠和工业碳酸钠,刚才勾兑的洗涤液就是加的这些东西。工人说,洗过的桌布就会放进甩干机里进行脱水,而这些甩干机的卫生状况也很糟糕。 按照流程,洗过的桌布甩干后还要进行烘干,那么消毒过程又是怎样的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工人们似乎都不愿意正面回答。 

随处可见的食物残渣,满地的污水,脱水机里也是脏东西,这样的环境,这样粗暴的处理方式,清洗的桌布能干净吗?我们再来看勾兑洗涤液的两种东西,片状氢氧化钠和工业碳酸钠呈碱性,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云说,用它们来洗桌布和衣物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那么,这些洗后的桌布和员工服装,究竟被送到了哪些餐饮店呢? 此时这辆金杯车已经停靠在西安中路的路沿上,司机正忙着搬运打包好的桌布。 离开了情妹妹干锅锅西安路店以后,这辆金杯车继续送货,早上七点过,它驶入了万茂大厦负二楼停车场。

离开万茂大厦大蓉和店之后,上午8点40,这辆金杯车驶入了金牛区交大路凯德广场的地下停车场,司机拉着小推车上了五楼。随后,记者从另一部电梯上到了商场五楼,正好碰到司机拉着回收桌布的小推车从凯德广场大蓉和店里面出来。 等送货的司机走远后,记者走进了凯德广场大蓉和店,刚才送来的桌布就放在地上。 

经过记者多日调查,除去这三家店,由广汉市南兴镇双龙村那家洗涤厂提供桌布清洗服务的其它餐饮店也被逐一梳理出来。 

6月4日,我们的记者将调查到的情况反映给了广汉市南兴镇政府,上午11点40分,广汉市南兴镇政府一名副镇长和一名环保员来到了现场。此时,厂房里面依旧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桌布还是堆放在污水四溢的地上,地上随处可见食物残渣。 

广汉市南兴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要求厂里的工人出示营业执照等资质,一名自称老板的男子把执法人员带到了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并向执法人员出示了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令人奇怪的是,先前工人说是租用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的厂房,现在怎么变成了他们就是四川野虹牛服装整理有限公司呢?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黑衣男子挡在了镜头前。 

广汉市南兴镇的工作人员表示,就这家洗涤厂的排污情况和卫生情况,他们将会做进一步调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此事。

看度记者:肖隆森

编辑:王迎

来源:看度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调查    餐饮店    桌布        

相关新闻

0 条评论 手机发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