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瑾:正义与邪恶的对抗 成都“二·一六”惨案

title
永远跟党走——百名记者讲百年党史,“理响成都”广电名嘴宣讲员作品展播。
声音内容点击播放
切换中,请稍候...

    宣讲员

    薛瑾,成都市广播电视台《成视新闻》主播。四川省三八红旗手,四川省十佳主持人,四川省十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十佳法制节目主持人,中视协全国十佳主持人,成都电视台十佳主持人,成都市语言艺术协会理事,省广电学会播持会理事。

    宣讲感悟

    百年征程,筚路蓝缕,鉴往知来。矢志践行初心使命!

    作品

    正义与邪恶的对抗 成都“二·一六”惨案

    袁诗荛,中共党员,中共川西特委宣传委员兼宣传部长,遇害时间1928年2月16日。龚堪慎,中共党员,中共成都市委领导成员,遇害时间1928年2月16日。钱芳祥,中共党员,中共成大特支书记,遇害时间1928年2月16日。周尚明,中共党员,共青团成都市委书记,遇害时间也是1928年2月16日。

    这是一份1928年2月16日遇害烈士的名单。名单上一共有14个人,这14个人都是当时成都中共地下党的领导成员和进步学者,不仅是成都党组织中最为核心的骨干分子更是成都革命的生力军,他们的遇害,对于1922年才刚刚成立的成都中共地下党几乎是一次灭顶之灾。

    从1927年4月到1929年7月这一期间,国民政府大肆残杀我党革命力量,一时间,杀戮犹如瘟疫一般在国内蔓延,白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而这场“清党”行动的硝烟也迅速蔓延到了大后方“成都”!

    当时国民政府颁布的抓捕布告写到:严查各地所有共产党余孽机关尽数解散并分别逮捕,共产党份子勿稍宽纵,以绝乱源。“成都”也由此进入了上个世纪最为黑暗的时期。

    1928年2月16日,时间在这天定格,这就是轰动一时的“216”惨案。时隔93年我们再次回望这段历史,回望这场发生在成都的正义与邪恶的对抗。

    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正处在一个动荡的时期,盘踞各地的大小军阀划地为界,搜刮当地的资源作为相互争斗的本钱,甚至连教育这样与民生密切相关的经费,军阀们也是虎视眈眈,民众苦不堪言。

    1927年,四川全省的教育经费几近枯竭。同年11月24日,省立各校教职员工联合会向教育厅开展了罢教索薪斗争,并成立了“四川省教育经费独立运动成都省立各校学生联合会”,作为运动的领导机构。12月23日,四川军阀迫于群众压力,表示接受学联提出的教育经费独立条件。成都师生争取教育经费独立运动初步取得了成效。

    20年代,学校是中共地下党组织活动最为活跃的场所,当时,成都地区各个学校都有以党团员为核心的进步组织,如:成都师范大学的导社、成都大学的社会科学研究社、四川法政专门学校的共进社、省立一中的石犀社。对此,政府当局十分清楚,但是一直没有将其治罪的借口,但像袁诗荛,周尚明这样的名字早就已经位列于当局黑名单的榜首,报复和镇压的机会,一直在酝酿和等待之中。

    1928年的2月16日,一场经过精心准备和布置的镇压行动开始了。当天黎明时分,百余名师生从睡梦中被拽出,实施抓捕。就在抓捕行动结束后短短几个小时内,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传来了。当天下午三点多钟,当局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就迅速将袁诗荛等14位师生杀害于成都新南门附近的下莲池。从被捕到遇害,短短几个小时,没有审讯,没有定罪,没有通告,有的只是将我党人员杀之而后快的血腥,还有的就是那句“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的狂吠。

    反动军军官在枪决袁诗荛前,威胁他说:“你今后只要不讲革命,即可不杀。”袁诗荛厉声怒斥敌人,忿然质问道:“讲革命,救中国,何罪之有!”,烈士们临死前更是正气凛然,齐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最终14名烈士遭枪杀倒在血泊之中。袁诗荛身中七弹,年纪最小的王向忠年仅十九岁。

    14名遇害烈士,他们用血肉守护了这片土地的平安祥和。永远跟党走,这百年征程,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回望过往的奋斗路,眺望前方的奋进路,我辈也将抗起这面旗帜,用奉献担当书写新征程上的新篇章。

    打开看度,阅读体验更佳
    title
    内容提供:成都市广播电视台-看度客户端

    精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