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资深民警告诉你 成都这些地方和这类人扒手最爱

来源:成都商报 2017年09月18日 15:23
评论

原来看武侠小说,说是绝顶高手过招,往往只须对看一眼,便胜负已分。没想到,如此虚幻的说法,会在现实中真实上演。有着40年扒窃生涯的冯某某,就栽在了一个眼神上,造就了他的“四进宫”。

一个职业老贼:自信从未失手>>

看守所内,提审会面室的房门被缓缓推开,54岁的冯某某带着手铐在记者面前坐下。浓粗的眉毛下,眼睛表现很有特点:眯成线的眼睛四下转动,目光游离,从进门到坐下,焦点从未落在某一处固定的位置。

这是他第四次因为扒窃被处罚。前两次在三四十年前,最近的一次在2014年。中间的时间段,从未失手。“应该说是一直就没有失手过,包括几次被抓到,也是在得手之后。”冯某某带着自信说,“像上次被抓判刑,其实都是遭别人连累的——我得了手,史上最多的一次,1.5万元现金,车上另一个同伙也看出来东西有点多,想分点赃,就一路跟着我,哪晓得他早已被反扒民警盯上了……”

而这一次被抓,冯某某更是“后悔连连”。

当时,冯某某在东城根南街搭上了57路公交车前往八宝街方向,这是他最喜欢的一趟车。这条从五块石客运站开往西部鞋都的长线公交车,途径着火车北站、人民北路、八宝街、武侯祠等站点。

在冯某某看来,“职业的眼光”和“经验”能让他能快速地识别出车上有无反扒民警。“是一张地图蒙了我。”冯某某一上车,就和一个“不对劲”的小伙子眼神相遇,然后双方目光转向,“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判断他是个公安,但看到他手里拿的地图,我又宽慰了自己一下:说不定是个游客呢。”像古龙小说写的那样,双方“过招”不过0.1秒的时间。

冯某某继续往车里走,然后,就被一个挎着包的年轻女孩吸引。准确的说是被一个开口大开的包吸引。包内放着一部小米手机。原本冯某某看不上它,“根本卖不了几个钱”,但如此伸手可得的绝佳机会,又让他难以抗拒。快速得手后,冯某某在下一站下了车。不想,下车就被按到在地。

这是他“职业生涯”里第一次出现的严重误判。

一个反扒30年的民警:贼的眼神有独特的光>>

再狡猾的狐狸总逃不过一个老道的猎手,陈勇就是这样的猎手。50岁的他,就职于成都轨道公交分局治安三大队,在30年反扒一线中,经手的扒手多达千人。几乎没人能逃过他的眼睛。“反扒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出门的一刻起,你就在寻找猎物,搜寻、跟踪、躲闪,斗智斗勇。”

陈勇习惯把冯某某这样的“职业老手”称作“成都老贼”,像是一个代号,特指成都本地的扒窃惯犯。在“老贼”口中,陈勇和他的同事们则常常被称为“干事”“箍子”。“老贼”和“干事”可谓彼此熟识。

如何识别一个贼?“眼神。”

“只要他一进入这个区域就会暴露。”在被贼研究的同时,陈勇也练出了火眼金睛。他们的视线常常在身体下方,盯着你的腰部,看着你的包。成熟的惯犯常常会扫视车厢一遍,识别是否有反扒民警在。“眼神里有一种独特的光,绿光、凶光。”

就像冯某某作案前对乘客的审视,陈勇一样会审视着贼。“上车要平静,因你不知道贼是不是已经在车上了,像正常乘客一样依次走向车厢中后部,身体动作不能太大,用你的余光查看四周可疑的眼睛,选择有利位置,利用各种遮挡物掩饰自己的观察。”

被冯某某轻易就能识别的“搭臂”观察法,不能一贯使用。陈勇会适时的变化着掩饰技巧,“戴帽子、墨镜、化妆观察都是办法,贼在研究你,你也得迷惑贼。”

“眼神对光”意味失败

像一次狩猎,陈勇要极力地成为一个隐身人,发现猎物,快速锁定。而一旦被猎物率先发现,这次狩猎将无功而返,“他们如果先看见你,老早就绕开走了,你甚至都发现不到他的存在,至少在当天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很难再在沿线发现踪迹。”

另一种仅次于无功而返的结局则是,当发现猎物,举枪瞄准时,猎物回头的双目对视。陈勇把这种对视叫“眼神对光”,一个经验丰富的反扒民警遇上一个同样经验丰富的贼,对视的片刻,彼此都将暴露。这时能做的,或许只能将其带回,进行一番言语教育。

两年前,1路公交车,陈勇在武侯祠大街太成宾馆前上车,从前门走向车厢中部。这时,曾计划着走前门下车的扒手郭伟(化名)正好与陈勇侧面相迎。两人四目相对,几秒之间,郭伟急忙转身,车厢的地板也发出“哐哐”的声响。“你,等一下!”陈勇叫住郭伟,“你丢的啥?”

“啥都没有,不晓得是谁的。”郭伟一口咬死。陈勇一看,地面上躺着一部苹果手机以及两个作案的镊子和刀片。“真的不晓得是谁丢的。”郭伟依然不认。

“这种情况就是眼神对光了,他很快认出了你,丢掉东西不认,但你也很难拿他咋办,如果监控没有拍下作案的过程,只能一番教育。”陈勇说,这样的狩猎其实就是失败的。“对于熟手来讲,如果掩饰不好,我们也会瞬间暴露,对方也会迅速做出应急反应。”

一份扒窃数据:现金变少 八成物品为手机

在陈勇多年的一线反扒中,现金和手机的分水岭出现在2010年。这之前,现金被扒的案件数量还有相当占比,尤其在2000年前。而在2010年后,手机就逐渐成为了被扒物品的主流,近三四年尤甚。“接到的报警全是手机掉了,十个中有八九个都是这样的情况。”陈勇分析,一面是消费支付方式发生变化,携带的现金变少,另一方面手机的价位也上去了,其他的什么珠宝首饰又难以得手。

据成都公安轨道公交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手机被扒的案件占比达到总案件的了80%。品牌则集中在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等。

57路、1路、58路、56路是扒手最爱

哪些公交线路是最易遭扒手光顾的?冯某某和陈勇给出了一个共同的答案:57路、1路、58路、56路。

“57路从五块石开往西部鞋都,会途径火车站、人民北路、八宝街、武侯祠等地;1路从高朋公交站到昭觉寺,途径武侯祠、大业路、顺城大街等地;58路从五桂桥开往万家湾,途径总府路、省医院、青羊宫、杜甫草堂等地;56路从红砂村开往九里堤,途径九眼桥、春熙路、盐市口等地。这些线路要么经过繁华商业区,要么经过景区,都是外地人常去的地方,人流密集,给了扒手作案的机会。”陈勇介绍。除此,还包括三环路136路,以及651路等区县线路。

“这是相对固定的一些线路,扒手们还会根据大型活动转移,比如车展时,世纪城一片肯定就是重点区域,演唱会时,顺城大街、体育场周边就是重点区域。”陈勇说。

对于冯某某来讲,57路是其最喜欢的一条线路。而武侯祠路段和八宝街路段最常乘坐。期间,数次得手,其中还包括此前被判入狱的那次,那次冯某某正是在这路车上扒窃了一位外地人的一万余元现金。

年轻女性、中年男性最易遭扒窃

在冯某某的经验里,女性,特别是年轻女性,是最易得手的。她们常常防范意识较差,注意力容易被分散,衣服内档少,而各式的挎包也最易被打开。“也不怕被发现,发现了也不敢咋样,大不了骂你几句,不像男性会比较强硬。”

而男性方面,冯某某认为中年男性是容易得手的,“他们防范相对年轻人要弱一些,也喜欢把钱手机装在裤兜或者衣服的内挡里,上下车也不太容易发现。”

对于坐在座位上的人,冯某某一般不会下手,一是难以成功,二是位置高低落差较大,远比不得同时站立在一起、靠近身边的人,找到掩饰物顺着车厢的晃动即可轻易得手。但要是坐着睡觉,又有“东西”可搞,冯某某一般是不会放过。

对于老年人,冯某某则基本忽略,虽然容易得手,但“既没有什么钱,也没有什么好的手机”,除非有明显的“东西”。

个体乘客冯某某也一般不会去碰,“一个人没人聊天,注意力一般不会咋分散。”

冯某某的说法得到了数据的印证。轨道公交分局统计数据显示,女性受害者在扒窃案件中的占比达7成左右。

“职业老贼”冯某某告诉你如何防扒

“就是大意,他大意我才能下手,所以一定要谨慎,注意财物。”为此,冯某某为我们提供了以下的防扒支招:

1、外地人容易被摸。

冯某某说:外地人普遍要大意些,走路也常常四处看,不注意。

2、喜欢几个人聊天的要注意。

冯某某说:三五两个人一聊天,注意力就在聊天里了,包包常常记不起。

3、无拉链比有拉链更好下手。

冯某某说:有拉链,还得先找位置,打开拉链,伸手取物,环节较多;无拉链的包主要是以扣子为主的,手指一碰,一弹就开。

4、斜挎包好下手。

冯某某说:斜挎包高度刚刚好,容易打开,女士衣物口袋少,财物常放挎包内。当然,背包也不要大意,其实一样好下手。

5、中午时段不能太放松。

冯某某说:中午时段的公交车,尤其在旅游线路的车上,乘客也容易犯困,常常留下机会。

6、上车不要一窝蜂。

冯某某说:上车前就已经看好了扒窃对象,上车时的那一碰,你很难发现,而对于伸手敏捷的扒手来讲,一碰就中。

7、手不离包,手机握在手上最好。

冯某某说:注意力集中,捂住你的财物,“职业”的他也无能为力。

8、外衣直兜最好下手

像西服外面的直兜里的东西,下手比较方便,几乎不会被发现,贵重物品应避免放直兜里。(记者 杜玉全)

编辑:高榕

评论

0 条评论 手机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