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成都》爆红背后 还有上千热泪盈眶留言!其实这就是成都——新天府

来源:成都商报 2018年03月04日 22:16
评论

前几天,几乎所有人的朋友圈都被

一篇“什么是成都”的帖子刷屏了…

不到一个半小时,

阅读量迅速飙升至10w+,

14小时内突破200万…

无数条热泪盈眶的留言把人弄哭好几次…

这篇文章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成都到底有什么好?

让人爱成这样?

清晨的北京有点堵。耿华军坐在去往通州上班的出租车上,司机与他聊起了成都。

“成都‘内’地方我觉得特好。你去过吗?你最近看没看过微信上一篇稿儿,好像叫《什么是成都》……”

这种感觉蛮奇妙。两天前由星球研究所创作并发布的这篇剖析成都的文章,竟然这么火。火到作者连打的、散步,都能听到读者的议论声。更何况,这里距离文章的主角,成都,还有三四千里的里程。

没错。这篇近日来火遍朋友圈的爆款文章《什么是成都》,正是出自耿华军团队的手笔。

△星球研究所团队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耿华军,今年39岁。一年前他创业成立“星球研究所”微信公众号,并在功能简介中注明:“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

一年里,他们探索山川、探索河流,探索星球和城市。却不想,这篇探索成都的文章,在短短两日内,让平台收获了“三个之最”的流量巅峰。

在城市题材的文章中阅读量最高,截至4日中午,阅读量289万。

阅读量增速最快,文章发布一个半小时突破10万+,14小时内突破200万。在所有已发布文章中,后台留言数量最高,1500余条评论,有抒情,也有诗歌。

当然,对于成都的小伙伴们而言,《什么是成都》可谓是近两日朋友圈最燃的传播,久久霸屏,热量不减。从地理解构,历史传承,到当代人文,本地的成都同学们在当中看到了共鸣,外地的成都同学们看到了乡愁,并非成都人的小伙伴们,看到了惊艳与向往。

文章在经历两日的升温后,不少同学们将目光聚焦到了文章的背后。

创作团队是成都人吗?怎么比成都人还了解成都?

为什么写成都?难道是……相思吗?

怎么创作出来的?肯定是人文地理的专家,要不就是个“成都通”吧?

带着这些疑问,今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通州区的“星球研究所”,走进了耿华军的“地理控”团队。

为什么是成都

走进“星球研究所”,浓浓的地理味儿迎面扑来。

大大的地球仪、屏幕上高清的谷歌地图、电脑上全屏的城市街景……真是一群“地理控”。

耿华军北大毕业,在社科院、在企业,都有过不错的工作。但最终因放不下心中对山川大河的情怀与热爱,投身内容创业。除了他,团队还有4个年轻人,都是地理学霸。

耿华军对着中国地图,从地理专业角度出发,解构出300多个单元,计划通过3到5年时间完成全部单元的剖析。300多个单元也分为几个大类,星空类、山川类、河流类、省份类、城市类等等。

大约去年12月,成都单元,被提上了日程。

其实,在确认策划《什么是成都》之前,“星球研究所”也曾解析过其他城市,比如香港、青岛。

12月的某一天,在星球研究所的选题会上,大家畅所欲言的聊城市。聊着聊着,话题通通拐向了成都。

“或许是因为太多人想去了”,耿华军说,大家聊着对国内城市的好感,怎么聊,都绕不开成都这座城市。那我们索性就去探索一下吧。

许多人都曾写过成都,传递出来的信息,有的火辣、有的巴适。有的说宜居,有的说好耍好吃。

但是耿华军显然野心更大。他想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上,从数千年前说起,从山峦河流说起,用地理的逻辑,呈现出一个,在这个奇幻星球中更独特,更厚重,也更有趣的成都。

于是任务开启。别看只是一篇文章的呈现,前前后后,却花了这个团队3个月的时间去研究成都。

成都最“出片儿”

创作背后的50本书和500张图

其实呢,这个团队中可不缺我们成都的人才。

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的朱亚琳是个95后,正儿八经的成都美少女,还是从树德中学毕业的呢。还有兰州大学的硕士才女陈玉凤,也是在位于成都的西华大学读了4年的本科。

作为标准的“地理疯子”,耿华军也是去过成都的。只有团队负责视觉的90后杨叙还没去过成都。不过长期混迹于国内摄影圈子的他,最大的感慨就是,全国各地都算上,哪都没有成都的摄影师多,“而且成都的摄影师好多都是外地过去的”。

对于这一点,他们都不意外。杨叙说,这么多城市,就数成都最“出片”。摄影师一旦去了成都就不想走,“想拍山有山,想拍水有水,想拍都市、美食、美女,更是应有尽有”。

在《什么是成都》中,最令人震撼和惊艳的亮点,无疑是开头提到的那位来自江西却安家成都的摄影师嘉楠,以及他连续3年每天起早登上龙泉山终于拍摄到的“超级城市全景图”。

▽网友嘉楠,在龙泉山上拍摄

嘉楠告诉记者,他的拍照“执念”,就是从3年前来到成都才开始的。目前拍下的成都照片,少说也有4、500个G了。

得知杨叙要做成都专题,嘉楠,以及无数的成都摄影师,为杨叙提供了数百张成都各个风貌的高清美图。这比以往其他题材的撰写,素材都更要丰富。令杨叙和耿华军纠结的,只剩下如何去筛选。

▽网友嘉楠,在龙泉山上拍摄



文字的创作,更是精益求精。

成都美少女朱亚琳承担起打头阵的任务。虽自小成都长大,她还是跑去阅读了大约50本跟成都有关的书籍。《成都通史》、《巴蜀移民史》、《成都街巷志》、《四川人口史》……

△朱亚琳在做《什么是成都》选题前阅读的部分书籍和资料

其实最初加入星球团队,她就曾想过有朝一日,或许自己的家乡会成为一期选题。“真的交给我去做的时候,经常读着读着那些书,就热泪盈眶了……”

那是浓浓的思恋与乡愁

—后台还有1500条令人泪目的留言—

主笔耿华军,总是把地理写的令人“热泪盈眶”。恰逢遇到了成都,这样一个有着无限情调的题材,地理的专业性加上浓浓的人文感,再加上笔尖流淌的情愫,使得《什么是成都》迅速走红。

其实,在文章发布前,唯一没去过成都的杨叙,作为读者初次阅读草稿时,当即就惊呼:“肯定是大热稿!”

他说,从没读得这么有感觉!同样的,耿华军也说,从没写得这么有感觉!

不出意料的,大热稿爆红。但也有出乎意料的。

“1500多条后台留言了”,朱亚琳兼管留言区,她没有意外这次的留言数量超过了以往任何一篇文章。但她意外的是,每一条留言,都是情真意切,深情款款。有的自己为歌颂成都写了诗歌词句,有的大段大段的书写成都故事,还有的,尽抒无限向往,与浓浓乡愁。



“可惜每篇文章最多100条留言能够‘上墙’”,朱亚琳很替剩下的,并且还在持续增多的留言读者们委屈,“没办法发出来更多的留言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认真的回复着读者们,一点也不嫌累。

计划上线成都2.0版

—上一期写成都从哪里来下一期写成都将去往何处—

留言中除了网友们表达向往、共鸣,与乡愁,也让耿华军发现了成都更多有趣的事。

“简单来说,就是没写够”。耿华军说,虽然文章发出只有短短两天,但成千上万的成都或者非成都的读者,纷纷在讲述着自己心中的成都,说出了很多团队原本不了解,或者没有构思到的内容。

比如成都的方言,比如成都的人才,再比如最近刚刚出炉的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

作为“地理控”,耿华军对这份新总规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比如其中由原本的“两山夹一城”,进阶为“一山连两翼”。再如“以水定人、以底定城、以能定业、以气定形”的“四定原则”。

“也就是说,用资源,用地理的特征和优势来科学研判,制定城市的规划和未来发展的方向”,他决心好好去探究一番,再写一篇《什么是成都》的2.0版,探索地理与城市发展之间的规律。

实际上,现实中成都的2.0版也正在形成,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中,会创造很多重大机遇,成都这样的城市必将迎势而上。

“不负新时代、当好答卷人,共同书写新时代新天府的精彩答卷”,只要在大潮中发现机遇、把握机遇、用好机遇,就不难理解成都为什么有底气喊出这样的口号。

那么什么是成都?

耿华军团队的爆款文章提出了问题——什么是成都。

答案是什么?

这个问题,就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今天,我们请了20个人来回答这个问题。

有“土著”也有“蓉漂”,有学生也有老板,有小伙也有中年大叔…

他们的回答,或许有你心中的“成都”。

李响(成都人香港研究生在读)

小时候吃人民北路上的串串,长大了吃科华路上的串串。大半年前,李响到香港新界求学,大围美田路上再也没有串串。

“夏天放学后,和几个朋友撸起校服袖子拿串儿,一人开瓶唯怡。”李响心中,成都就是玻璃瓶上沁着的细密水珠,锅里翻滚的红油,和身后嘈杂的各地方言。“一个随便说哪地方言、哪国语言,也不会被轻蔑嘲笑的城市。”

丘寒(成都人摄影师)

2011年开始在成都拍雪山,去年6月,丘寒在郫都区的家楼顶上拍下的“雪山长卷”在网上引发热议。

在丘寒眼中,“虽然没有大江、大海的‘浪奔、浪流’,没有华丽宫殿的巍峨、庄严,没有太多的晴天,常常阴雨绵绵。但在夏季的疾风骤雨之后,当你推开西窗,凭栏远望,绵延的青山就这样矗立在你的面前,青山之上,无数雪峰宛如天外来客,巍然挺立,带给你无尽的惊喜。这就是成都。”

嘉楠(江西人摄影师)

和丘寒同在“在成都遥望雪山”的群里,嘉楠自称是“后来者”。因为4年前随妻子“入赘”成都,嘉楠第一次登上龙泉山时,才知道“原来城市里还可以看见雪山”。

自此,成都在嘉楠相机里变成了几百个G,在他心里则成了独一无二的“一座能看见雪山的城市”。

“我第一次上山是去拍日出的,看到雪山不相信,到处找朋友问,一问才知道那真的是贡嘎。遥远的雪山下就是大成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电视塔和环球中心,城市和雪山交融,那是不可描述的壮观。”

小哥老向(庆云南街“居间”蛋烘糕店老板)

老向是成都人,他在庆云南街一堆摊摊面和米粉店中间,开了家明黄色装潢的店,接展览、做咖啡,但主业是卖蛋烘糕,手艺是从摆摊摊的成都孃孃那学的。

“成都啊,就是穿得再周吴郑王的人,也要坐到街沿边边吃个蛋烘糕。”老向真的就在店门口的街沿边边摆了4个蒲团,边做蛋烘糕边和客人摆龙门阵,从“樱木花道”摆到“你晓不晓得这几天在开全国两会”。

大川(成都人视障人士)

大川的人生原本平凡而普通。读完大学,进入成都一家不错的国企从事销售工作,不久结了婚。直到13年前的一天,头天晚上翻过的报纸,第二天早上大川醒来就再也看不清任何一个字。

“成都长什么样子已经模糊了,我心里的成都,大概就是因为要过2个红绿灯,所以成都地铁的工作人员坚持把我从地铁站一直送到单位。”

余炳(梵木创艺区创始人)

“充满享乐的、新兴创意的、国际化的。”

来自云南的余炳在成都工作生活20多年,去年,他把东洪路上的废弃钢管厂改造成文创产业园,让莫西子诗和不见经传的独立歌手都可以在里面唱歌。

“成都用她的好脾气包容娇惯着一切,拥有一个不是故乡的故乡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Julyan(荷兰人)

刚满一岁,Julyan从成都儿童福利院被领养到荷兰,去年寒假,23岁的Julyan才第一次随养父来到故乡,中文只会“你好”、“谢谢”。

“我爸爸当年离开的时候拍了很多照片,但现在成都已经不再是照片里全是自行车的城市了,高楼大厦和满街的小汽车像纽约。我喜欢这座城市在发展的同时把传统文化和老工厂留了下来,也喜欢人们就算听不懂我说话也向我微笑。”

陈奇(蒲江县明月村村长)

“在明月村,用传承千年的当地手艺制作的陶器,在柚子花洁白的芬芳里,喝一杯明前绿茶,这就是成都。”

谢绍宁(中维国际工程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是成都,“地富鱼为米,山芳桂是樵”是成都,“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也是成都。

谢绍宁说,这种吐纳乾坤、包容万物的气象正是历史长河中长期富庶祥和的结果,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豪放和自信。“她包容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更包容了所有’蓉漂’的梦想。”

王仕锐(医联、企鹅医生创始人兼CEO)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在王仕锐看来,望江楼上的千古绝对写尽了成都的苍茫和诗意,也成为这座城市厚重文化最好的注脚。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来成都,而是去了其它城市,或许我仍然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医务工作者。但肯定不会像成都这样一座城市的开放和包容,给我理想之光,给我闯荡的勇气,也给了无数创新创业者肯定和支持,让我最后成就这样一份正在成长的伟大事业。”

肖师傅(成都人,环卫工)

“成都越来越好了,比十年前好多了。现在治安和绿化都很好,绿化好了卫生也更好。”

翦瞳(重庆人,品酒师)

28岁的重庆姑娘翦瞳两年前在成都开了家餐厅。她眼里的成都,是“串串火锅兔脑壳,长腿粉子烟雨城”。

谢沛恩(房屋销售,大学毕业生)

“成都是一个繁忙、到处都在建设的城市。很有人文气息,有自己的文化底蕴,是我梦想开始的城市。”

petter_pan(“蓉漂”)

去年,petter_pan从其他城市来到成都,开始新的生活。

“在红眼航班上看成都,像一朵绚烂的烟花,从天府广场炸裂开来,向东南西北方向洒去金光,映衬出这座城市朝气蓬勃、繁荣昌盛、开放包容、满怀希望的轮廓来。”

星仔(26岁成都“土著”)

从小在成都长大,星仔对成都的印象始于茶馆。河边边上,点一杯盖碗茶,可以跟人摆一下午的龙门阵。

王宏辉(大三学生)

“包罗万象,麻辣热情。这里的人非常友善,也挺有家的味道,是一个即有发展前途又能成长的城市。”

哈桑(留学生,孟加拉人)

5个月前,来自孟加拉国的留学生哈桑开始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就读计算机硕士。5个月来,哈桑走过成都周边的古镇,古镇里的老建筑风情让哈桑印象深刻。“对我来说,成都是美食之都,我吃了很多川菜,也试过很多小吃。不同文化的人都来到成都,我感受到这是一座极具包容性的城市。”

蒋林(作家)

“它不排外,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安定下来好好生活。它还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开放是成都与世界对话、与社会沟通的方式,所以吸引了很多人来这里建立事业、组建家庭。”

吴林虓(摄影师)

成都这座城市很有层次感、立体感,城市的基础建设,更接近于一个国际大都市。

彭小平(成都美食文化产业协会会长)

“很多外地游客来成都感受美食,成都美食不仅在于美食飘香,也注重成都美食文化底蕴传承。麻婆豆腐、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多道川菜经久不衰,都是美食文化的传承。过年期间、离别期间,吃一顿火锅,都是吃的家乡年味。”

而对于每天伴着成都日升日落奔忙不息的我们来说……

成都,是妹纸口中的“梅花音”:“老板(b?n)儿,来三(s?n)碗(w?n)三(s?n)鲜(xu?n)面(mi?n)。”把骨头都给你念酥。

成都,是接地气的地名养大了接地气的人:肥猪市街、杀牛巷、羊市街、骡马市……

成都,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也要给你把路指清楚的热情:拉撑走,抵拢倒左拐,看到那个茅司就到了。

成都,是火锅味儿的城市里,飘着的椒盐普通话:“这位神(乘)客,你等我车(转)过来哈。”

成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吵架全靠嘴巴jiáo,:“来打我撒”“你来打我撒”,反正闹一天都打不起来…

成都,是把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把三四头狼当做坐垫玩的大熊猫,养成了萌滚滚的地方…

成都,是在星罗棋布的公园里,喝茶摆龙门阵的下午,是掏耳朵师傅那一掏、一弹间,让人脚指拇儿都抠紧的酥麻。

成都,是人民公园里的两大奇观:各色老年文艺团体说学逗唱争奇斗艳,相亲角大爷大妈们为儿女终生大事厮杀拼搏。

成都,是巷子里推车上的蛋烘糕,肉松加奶油,巧克力加豇豆,从5角吃到3块,我还是能吃掉七八个!

成都,是西二道街的冒菜和后子门的张大姐盒饭,他们从来不等人,过了这个点,下盘请早。

成都,是“建设路男子技校”电子科大旁灯火辉煌的宵夜:鱿鱼西施、鲜嫩烤串、徐亮烤蹄,生活不只有健身房,还有深夜食堂。

成都,是藏在老厂区、老院子里的旧时记忆,这么多年除了味道,老板的脾气也没变:“你要爪子嘛!”

成都,是赚钱就要花的潇洒,每年放假比小学生还早的康二姐,从马尔代夫度假回来了吗?

成都,是雷打不动的冬至羊肉汤和春天看桃花,不去黄甲、金堂和简阳吃一顿羊肉,就过不好冬天,不在花丛里旋转跳跃,就不是朋友圈最妖艳儿的仙女!

成都,是走进火锅店,服务员送上的那一碟让外地人闻风丧胆的“干碟子”。

成都,是一年啃掉2亿兔脑壳,还能情绪稳定地说“兔兔好可爱哦”。

成都,是每家川菜馆子都有祖传的泡菜坛,老板娘一捞,就是一次味觉的升华。

成都,是每个春天都要去喝的盖碗茶,每年喝的茶可以灌满七个西湖,露天的茶桌和高档的茶楼里,谈成了成都一半的嗨生意。

成都,是每个夏天,在有花有水的地方,扎堆出没的纱巾孃孃。

成都,是秋天全城随处可见的银杏叶,散落一地,足以拍完你梦想中所有的偶像剧。

成都,是冬天宝贵的“轰花儿”太阳,不擦防晒霜也晒不黑,这是我们最爱的。

成都,是小通巷、泡桐树,是奎星楼、镗钯街,是一种把老街巷变成小资文艺范儿最爱地的奇妙能力。

成都,是风景绝美的国道、高速中你不得不来的地方,不管下一站去西藏还是到丽江,在成都刹一脚才算圆满。

成都,是把三圣乡的日子过成了鼓浪屿和丽江。

成都,是哪怕洛带、平乐、街子、柳江,个个古镇都卖花环、豆豉、萝卜干,但还是一盘又一盘地去喝茶、嬉水、打麻将。

成都,是本土男神李贝贝的“张嘴笑岔气”:今天最高温度穿窑裤,最低温度穿棉裤,不冷不热穿春秋裤。

成都,是曾经的琴台路上,文君当垆相如抚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现在的合江亭边,新人一起走过爱情斑马线,憧憬着百年好合。

成都,是时尚爱豆李宇春,乐坛一姐张靓颖,国民校草李易峰。

成都,是家门口买奢侈品,有了太古里还去什么东京和巴黎。

成都,是青城山的葱茏幽翠,都江堰的温婉缠绵,孕育出的神奇土地,是成都人乐观向上的精神原力。

这儿不是天堂,这儿只是我们的成都。

编辑:张佩仪

相关新闻

评论

0 条评论 手机发评论